Promise°J

[5]杰克水仙

老麻雀/小麻雀
和主线没有什么关系
菜鸡作者自己脑补的
一个喜欢炖肉的作者
祝您接下来的旅程愉快
小麻雀Jack 老麻雀杰克
前面四篇 请戳我头像

    美好的早晨,阳光撒在金色的沙滩上,Jack面对着海风坐在柔软的沙滩上等着杰克,无聊的抓起一把沙子洒向空中,就那么重复着这个毫无意义的动作,嘴里一边抱怨着杰克“啊——该死的杰克,说好的带我去做客的呢!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来?”
    像是故意安排好的戏码一样,刚刚抱怨完,熟悉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了“oh——oh——Jackie,真是抱歉,让你久等了!”杰克踏着略有些摇晃的步伐,依旧是轻浮的语气,大方的抬起握着rum的手臂,搂上Jack的脖子,对着Jack的耳朵吹出一阵热气“这里的沙子可没有伟大的杰克船长的船上好玩,hey……你要去参观一下么,小Jackie!”
     耳边的骚动让Jack不由自主的红了脸,Jack红着脸把人的手臂拿下来,推开根本没有羞耻心的家伙,略带些无奈的扶额“你真应该好好的捡起你的羞耻心,杰克。”说着惩罚似的用力掐了掐杰克的脸颊,发泄了一会才松开了手指,松手时已经出现了一块明显的红印子。
    “你可真是狠心啊~小Jackie。”揉了揉自己疼痛的脸,小声抱怨了一句,马上又无赖起来,快速抓住那只“犯罪”的手,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“唔……你都不心疼一下我的嘛?”猛灌了一口rum,双眼直盯着Jack。
    被人盯着有些发慌,清了清嗓子,不耐烦的回答着杰克“好了好了,你别闹变扭了!我给你揉揉还不行嘛?”挣脱开杰克的手,拨开他碍事的头发,抚摸上杰克的脸颊,轻轻的揉着自己刚刚掐红的地方,随意的揉了两下又重新收回手“现在我们可以去参观你的黑珍珠号了吧!”
     “当然了——Jackie说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~”很满意Jack的举动,特意讨好的笑了笑,把rum丢在一边,但不再做过分的动作,只是紧牵着Jack的手,仿佛害怕他下一秒就会飞走,开心的往自己的船的方向走去,任由海风吹动着两人长长的头发,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两人的脸上,脚下扬起的沙尘也丝毫不会影响到杰克的美好心情。

[4]

老麻雀/小麻雀
和主线没有什么关系
菜鸡作者自己脑补的
一个喜欢炖肉的作者
祝您接下来的旅程愉快
小麻雀Jack 老麻雀杰克

    酒馆里永远都是如此的热闹,有数不尽的朗姆和美女,真是个不错的地方。
     “来两瓶rum,老板。”随着声音一枚金落在了吧台上,酒馆老板照常拿出了两瓶rum,并拿走了金币,没有对给金币的人有丝毫疑问,一切都显得理所应当,当然,能够经营一家鱼龙混杂的酒馆也是需要胆识的。
      桌上的rum被人拿走“来瓶rum吗,小Jack?”杰克带着些许讨好凑到了Jack身边。
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自从上次,他俩的关系慢慢变的微妙起来,Jack总是躲着杰克,这让杰克有些懊恼,他也没干什么啊,就只是用手而已【无辜脸】。
       Jack刚准备转身离开,被杰克给拦了下来“小Jack,喝一杯再走嘛~”对他眨了眨眼睛,Jack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面子,和杰克在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找我干嘛?”Jack没有动酒,只是冷眼瞧着杰克。反观杰克只是一边喝着rum,一边笑眯眯的看着Jack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  忍耐不住的Jack就要起身回家的时候,“hey,别急着走啊,Jack,我们的账还没算清呢。”略带些调侃的声音响起,Jack不耐烦的看着杰克“我们有什么账好算的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伸手搂住Jack,让他倒在自己腿上“上次…在你家,你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另一只手故意摸了摸他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  Jack的脸不由得开始发烫,拍开他的手,“你要是再提那件事,我就让你断子绝孙。”恶狠狠扇了他一巴掌,从他腿上站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hey,你怎么和那些女人一样。”摸了摸被扇痛的脸颊,收敛起笑容“我来邀请你到我的船上做客,就当补偿你好不好~到伟大的杰克船长的船上做客的机会,可不是人人都有的。”虽然是询问,但如果他不答应,照样会把他扛上船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杰克又在搞什么鬼,不过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,傲娇的回答“那我就勉强答应你了,什么时候?”
          低头摸了摸手上的戒指,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拿起所剩不多的rum,走出了酒馆。
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搞不懂杰克,没有追出去,拿起桌上还未开启的rum,打开了塞子灌了一口,同样离开了酒馆。
      

[2]

小麻雀/老麻雀
和主线没有什么关系
菜鸡作者自己脑补的
一个喜欢炖肉的作者
祝您接下来的旅程愉快
小麻雀Jack 老麻雀杰克
[1]请戳我的头像

     阳光倾洒在窗台,床上的人慢慢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,“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”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,伴随着富有磁性的声音“hey,起床了没,Jack?”
     又是这个家伙,Jack揉了揉太阳穴,无奈的前去打开了门“有事吗?”
     看着那人睡眼朦胧的样子,走进屋子,一只手搂住他的腰,另一只手把门关上,笑眯眯的看着他“来看望一下小Jack。”把人推倒在床上,抱着他“睡觉吧。”
      迷糊不清的脑袋瞬间就清醒了“从我的床上离开!脏兮兮的家伙!”想要挣脱他的怀抱。
      “我可是特意洗了个澡过来的,小Jack。”脸蹭了蹭他的颈间,嗅着Jack身上干净的海洋气味。
      被蹭的有些痒,脸不自觉的红了,但依旧纠结于他干不干净“但你有换过你的衣服吗?杰克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被问的有些懵了,想了想松开了手,伸手直接把自己的衣服给脱掉扔到一边“现在好了吧,要我把裤子也脱了吗?”继续抱着Jack睡觉。
       脸红的更厉害了,隔着衣料感受到那人结实的胸膛,“死变态!”骂了身后的人一声,把自己蜷缩成球状。
       骂声在自己耳边变成了娇嗔,“还有更变态的,你要吗?”故意舔了舔他的耳垂,感受着身边人的反应。
       这个动作让Jack的身体轻轻颤抖,有些惧怕却又感到一些生理上快感,“什么更变态的?”不懂得男男之间的性事,向杰克发起了疑问。
        看Jack什么都不懂向自己发问的状态,有些好笑,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身体,在他的耳边轻语“我让你体验一下好不好?嗯?”说着胯下用力的顶了他的屁股。
        Jack意识到他的意图,脸有些发烫,虽然有些好奇,但依旧倔强的拒绝“不要!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为什么不试试呢?”在他的耳边蛊惑着,手轻轻挑起他的性欲,把他翻了过来,直接吻住了他的唇,一手抓住他的头,渐渐加深这个吻。
        被轻轻挑逗着身体,呻吟声从嘴角漏出,听到呻吟声,Jack有些羞耻,这种声音居然从自己嘴里发出来,有些不甘,青涩的回吻,想要夺取主权。

        车明天开【奸笑】

[1]

老麻雀/小麻雀
和主线没有什么关系
菜鸡作者自己脑补的
一个喜欢炖肉的作者
祝您接下来的旅程愉快
小麻雀Jack 老麻雀杰克

   夜深人静,一人坐在港口,海风轻抚着他的脸庞,轻轻吹动着他的发丝,那人手里攥着一瓶朗姆,口中模糊不清的感叹“嗯……真是个美丽的夜晚。”
   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走到那人的身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腰,贴近他的耳朵问道“小Jack,一个人在这喝酒呢,怎么不带我一个?”
    Jack掰开了他的手 晃悠悠的站起身来 回过头来有些嫌弃的说道“我才不要和你喝酒,还有离我远一点。”说着想要转身离开。
    杰克一把搂住醉醺醺的Jack,让他贴到自己胸前,微微低头盯着他染上些怒气的眼睛“先别急着走,小Jack。”有些讨好的说道“陪我一会呗。”
   看着他有些可怜,便同意留下“把你的手拿开 我就陪你。”杰克自觉的松了手,夺过Jack手里的酒瓶喝了一口“味道还是那么可口。”眯起了双眼笑了笑。
   “杰克,你来想干嘛?有话直说。”理了理衣裳,有些严肃的看着杰克。“想你了不能来找你嘛。”眼神笑眯眯的看着Jack。
    伸手抓住杰克的衣领“我可不相信你会因为想我,就来找我。”从Jack身上散发出的酒味和大海的味道让杰克喜欢极了,委屈巴巴的看着Jack“你就那么不信任我吗?”
     委屈的眼神让Jack松开了手“就当你说了一次真话”说揉了揉眉间,“我要回去睡觉了,你一个人慢慢喝吧。”
     杰克在他动身之前轻轻挑起他的下巴,“你不准备收留一下可怜的杰克吗?”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他的唇。
    被迫抬着头跟他对话“收留?我想你会有地方睡的。”Jack马上拒绝了他。
    “啧,你就那么无情吗?”流露出伤心的神情。“我绝对不会让一个海盗睡在我家。”Jack坚定不移的答道。
    “好吧好吧,但你还是要付出点什么的。”就在Jack疑惑要付出什么的时候,杰克低头吻住他的唇,风吹动着Jack的发丝和杰克的发丝缠绕在一起,月色下的两人显得格外亲切,仿佛一对恩爱的情侣。
     嘴上柔软的触感让Jack愣了一会,回过神来时杰克已经离开了唇,“嗯……味道真是不错。”杰克满意的笑了笑“回去睡觉吧,小Jack。”
    Jack的神情有些恍惚,对刚才的吻竟然有些留恋,想到自己的想法脸上染上些许红晕,眼神盯着杰克的唇,皱了皱眉头,什么话也没说,转身走回家。
   “看来不抗拒呢,小Jack”在Jack走了之后,喃喃自语,脸上露出得逞的微笑。